今天是: 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管理登陆 | 投稿
 
作品赏析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教师园地 -> 作品赏析
有一种 “名校”叫“欺世盗名”
default.nxedu.hnedu.cn 发表时间: 2016-09-02 09:44:15 点击次数:5,603

有一种 “名校”叫“欺世盗名”

湖南省南县教师进修学校高级讲师  江必红

中国的“北大”、“清华”是名校;英国的“牛津”、“剑桥”是名校;美国的“哈佛”、“耶鲁”是名校。这都是举世学界所共认的事实。但若问何谓“名校”?鄙人却又有点茫然了。因为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上竟然也未收“名校”这个词语。于是我只好强装学人,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,曰:名校就是为人类、为国家、为社会培养了很多杰出人才,贡献了宝贵精神财富,形成了光辉思想的学校。名校往往是名声在外,名气很大,名誉很好,名望很高,名家济济,名流芸芸。真正的名校是令人肃然起敬的。像上述大学即是。

在当今中国的基础教育领域,也有一类“名校”。大多集中在高级中学阶段。随便上网一查,就会有诸如什么“HN省四大名校”,“BJ市四大名校”,“SH市四大名校”的内容跃入眼帘。对于基础教育阶段的“名校”,我们是否也象对待大学“名校”一样,对其顶礼膜拜呢?如果有人征答于我,那就恕我直言,恕我无礼,饶我无知吧。我竟冒天下之大不韪,高呼:基础教育阶段的“名校”基本上是“欺世盗名”!

中国现阶段的“名校”虽然各有千秋,各具特色,各逞风流,但它们基本上都有一个能给学校、能给老师带来一本万利的共同“绝招”:——想千方百计,跑千山万水,说千言万语,许千诺万愿诱招各地市县的尖子生。此举本应令有识之士不屑一顾,令有德之人嗤之以鼻,令正直官员极力反对。可诱招尖子生后,每年高考后的所谓“捷报频传”、所谓“辉煌成绩”、所谓“再创新高”,这些所谓的光芒掩盖了人们对“名校”质疑指责之声。好比有时,我们大张旗鼓地表扬抢险救灾的英雄人物,却忘记了制裁致使险情发生的玩忽职守之徒一样。只有极其睿智,极具慧眼,极有胆量,极富良心的人才有可能对“名校”发出异声。比如“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”李镇西校长,他就撰写了一篇绝妙好文,大胆宏文,万金之文——《最好的学校要招最好的学生?》此文发表在2016421日的《中国教育报》上,后又被转载于2016年第13期的《新华文摘》上,可谓“一文激起千层浪”,“一语惊醒梦中人”!伟大的李镇西校长在文章中问:“为什么所有一流医院收治的都是最难治的病人,而所有一流的中学招收的却是最好教的学生?”“李镇西之问”,要我评价的话,我认为完全可以和“钱学森之问”交相辉映。它是关于基础教育领域最犀利、最本质、最仁爱、最正义、最大胆、最发人深省、最催人反思、最启人智慧、最令人心寒、最使人愤慨之问。

固然,我们应该肯定,名校的师资力量是雄厚的,名校的升学率是极高的,名校教师的教学艺术是精湛的,等等。但只说一面理,不是好主意。因为一切不看学生来源之优与劣,而奢谈升学率之高与低的做法,都是对普通学校教师智商的侮辱,都是对无辜世人观点的误导,都是对整个社会良知的亵渎。或者说,一切不看学生来源之优与劣,而奢谈升学率之高与低的做法,都是睁开眼睛说瞎话,都是光天化日见恶鬼,都是耍流氓,都是泯是非……诸君试想:武大郎能和姚明比身材之高矮吗?钟离春能和梁红玉比相貌之美丑吗?一捆稻草能和一根金条比价值之大小吗?一根蜡烛能和一座灯塔比光芒之强弱吗?假如我们认可了上述二者之间是没有可比度的话,那么,所谓的“名校”和普通校或者薄弱校之间关系不也类乎?所谓的“名校”,用你们攫取的优等生和可怜的“普校”被动招收的“劫后余生”的“差等生”一同进行比较、进行炫耀,实在有失公平,有违公道。头脑没有进水的人都知道,所谓的“最牛班主任”、“最牛班集体”、“最牛学校”,如果把他们绞尽脑汁,不择手段从天南地北诱招而来的尖子生全部剔除的话,他们的光环闪闪就会变得黯淡无光。他们的赫赫战果就会变成平平成绩,假如所谓的 “名校”把他们考入北大清华的学生原户籍所在地,原小学初中就读学校一一公布的话,我们可能就会发现,那个全省理科状元原来是ABC组王大嫂的儿子,那个全市文科状元原是XYZ组刘老倌的孙女。总之,与所谓“名校”所在的繁华都市毫无关系。但是,所谓“名校”,凭借“天时地利人和”之优势,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实惠:赞誉声越来越大,“孔方兄”越来越多,知名度越来越高。遗憾的是中国教育界具有李镇西之慧眼之良心之正义者寥若晨星,仅有担任过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的中国人杨福家先生,原武汉大学刘道玉校长,复旦大学图书馆葛剑雄馆长,上海市闸北八中刘京海特级校长等少数几人而已。大多数所谓教育家谈教育问题都是老生常谈、矮子看戏、鹦鹉学舌、随波逐流、只见树木、人云亦云、隔靴搔痒。如谈到校园里的学生欺凌现象时,一些著名的但同时也可能是迂腐的教育家就反复强调:教育教育再教育!殊不知仅有教育是不够的!还须惩戒!殊不知学生并非圣人!其中也有恶人!如谈到“撤点并校”时,一些有头有脸的但同时也可能是高高在上的教育家就大放宏词,一边倒地说好。可事实怎样呢?对于所谓“名校”几十年来心狠手辣地诱招尖子生的“恶劣行径”,他们大多“睁只眼闭只眼”,即使批评之,也是轻描淡写,舍本逐木;即使议论之,也是王顾左右,言不由衷。教育部兮教育厅,多少高官和学人。“名校”,肆意破坏教育生态平衡,“贪天之功,据为己有”,为何长达几十年还是得不到真正的制止?“一校成名百校衰”啊!多少农村高中,在各级各类所谓“名校”的挤压下,惨不忍睹,悲不胜言,奄奄一息,哀哀可怜。在高等教育由精英教育走向大众教育的今天,有的地方一所农村高中一届连一个二本生都考不上,岂不悲哉!真正的读书种子们,被所谓的“名校”诱招而去,普通校薄弱校呈现的是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的孤寂凄清之景。教师灰心丧气,学生萎靡不振,领导无可奈何。所谓“名校”恕我直言,恕我无礼,饶我无知,我若“敢违世俗表天真,快人快语说分明”的话,则曰:你们的“捷报频传”是建立在别人的“噩耗不断”之上的;你们的沾沾自喜是建立在别人的闷闷不乐之上的;你们的扬眉吐气是建立在别人的垂头丧气之上的;你们的熠熠生辉是建立在别人的黯淡无光之上的;你们的繁荣昌盛,是建立在别人的枯萎凋零之上的。唐代杜荀鹤曾说:“近来县宰加朱绂,便是生灵血染成。”当代的江必红则说:“近来名校光环多,多因普校受折磨。”想当初,刚刚恢复高考制度的几年,时常爆出农村高中“茅屋飞出金凤凰”、“歪坛里面出好酒”的振奋人心、催人奋进的喜讯。可好景不常在啊!学校本应是圣地,教师要有圣人心。因为教师干的是良心活。名校只招优生,何以体现“名校”之“名”?何以体现教师之德?顺着“李镇西之问”,我想借势拓展一番,姑且自我标榜为“江必红之问”吧!

为什么好干部要到最艰苦最困难的地方去改天换地?像焦裕禄、孔繁森一样。为什么好战士要到最危险最惊心的地方去舍身为国?像黄继光邱少云一样。为什么好父母经常是最关爱能力差些的儿女?有所谓“娘疼背时崽”之说。为什么好领袖要最牵挂落后地区?像毛泽东、习近平一样。因为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奉不足”。因为“锦上添花”易,“雪中送炭”难。因为先天不足,后天遭损的幼苗更需要阳光雨露。让我们看看日本作家黑柳彻子的《窗边的小豆豆》里所写的真实故事:巴学园的小林校长对因淘气被原学校退学的“怪怪”的小豆豆给予了发自肺腑的爱护和耐心细致的引导,小豆豆终于成为人杰。巴学园就是真正的名校。济南正谊中学是季羡林大师深深怀念的母校,正谊中学校长鞠思敏是季羡林大师感念终生的人。因为鞠校长办学与别人不一样:一是尽量收别的学校的落榜生;二是绝不开除违反校纪、调皮捣蛋的学生。所以,鞠思敏被称为“山东的蔡元培”。“正谊中学”才是真正的名校。好比武松打虎是英雄,因为他打的是最凶猛之虎,最难打之虎,而李逵所杀之虎没有武松所打之虎凶猛,因而仅凭打虎还够不上英雄一样。教最好教学生的学校在现阶段还没有资格称为“名校”。

今日之所谓的“名校”,犹如在最肥沃的田里搞所谓的实验田,然后用这所谓的实验田收成跟贫瘦之田的收成作比较。真是岂有此理!所谓的“名校”,初看它像美丽的花朵,细察它却是罂粟花,华丽外表下是可怕的毒素;初看它象灿烂的阳光,细察它却是焊条光,虽然保护电焊工却可灼伤他人眼睛;初看它像和煦的春风,细察它却是二月风,虽能催绿却也如刀刺人啊。所谓的“名校”,是基础教育领域的一颗颗毒瘤,是“马太效应”的催化剂,是应试教育的集中营,是形成社会不公的加速器,是素质教育背道者,总之,是“祸国殃民”。我要正告所有所谓的“名校”,我虽不能准确界定什么是真正的名校,但我知道,名校决不是掠人之美,名校决不是损人利己,名校决不是拆人之台,名校决不是好大喜功,名校决不是嫌“愚”爱“智”,总之,真正的“名校”决不是当今所谓的“名校”这个鬼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5377378306

2016720

更多关于: 名校 所谓 学校 学生 的新闻
  足球bwin 》更多
  在线查询
 
 
  快速通道